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MINGKIT】(一发完)当KIT变成了小孩以后……

如题,太喜欢照顾小孩子的少爷了嘤嘤嘤。

于是就有了这个梗。

【无脑日常预警】


那是一个没什么异样的早晨,阳光爬进窗在KIT脸上踩下斑驳的碎影。

KIT条件反射地要按掉刚刚响起的闹钟,结果今天竟然因为手的长度不够在途中遇到了困难。

KIT睁开眼爬起来关掉闹钟,疑惑地想:闹钟的位置怎么变了?

低下头,MING的一只手还搭在他的腰上,看起来特别的修长宽大。

不知道为什么,KIT觉得这个早晨莫名有些怪怪的。

直到MING翻了一个身,竟然把他整个人都盖住了。

KIT:!!!重死了!!!

被压得喘不过气来,KIT面目狰狞地咳嗽了几声。身上的MING感受到了动静,照惯例闭着眼搂紧身下...

【MINGXKIT】我喜欢的主播竟然是个大鸡鸡女孩(一)

【不好,我喜欢的主播竟然是个大鸡鸡女孩】

【设定】从主角们的高中时代开始,还是那群人,偷偷给少爷女装美貌度加成百分之五十,假设故事的另一个发展走向。

【OOC和泰式眼瞎肯定有】


KIT最近很烦恼。

他在上一秒被女朋友甩了。

对方打电话过来的时候他正在打游戏,戴着耳机敷衍地问道:“亲爱的什么事啊?”

PIN:“下星期我过生日,我们去海边玩吧。”

女孩子兴致勃勃地规划了一堆,KIT只是嗯嗯啊啊,专注在自己敲打键盘的手指上。

直到PIN停顿了好几秒,语气有些不善地问道:“KIT,你是不是又在打游戏?”

“对啊……”

“你还记得下星期……”

“哦咦!又输了!”KIT...

【Ming X Kit】男朋友

【设定】同居后的某一个早晨

【OOC无脑甜玛丽苏文风】

清晨刚刚下过一场雨,从厨房的窗边正好望见外面茂盛葱郁的绿植,沾着凉爽的水汽,树干上开出两三朵紫粉色的花瓣。

KIT刚刚把面包烤好,正拿出平底锅来煎蛋。

敲了一个下去,再敲第二个的时候,他忍不住抬了抬嘴角哼起歌来,吹进来的微风正巧路过两个深陷的酒窝,绕到他的后颈,竟然化成一个轻吻。

KIT僵硬了一下,随后感觉到另一副精壮的身体从背后贴上来,双手娴熟地圈住了自己的腰。

MING的吻好像也带着点懵懂的睡意,一下一下的,也不断绝,从脖子绵延到KIT的耳垂,在那一带懒洋洋地逡巡。

“喂……”KIT强行地稳住自己有些发软的手,继续给平底...

【香芋】【完结】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虐(下)

上文请戳

【上】 【中】

(下)

 甄少祥松开了手,垂下头:“……是吗?”

 “怎么办,我好像没办法祝福你。”他抬起头,用力地想要挤出一个微笑,却因为肌肉不受控制变得面目狰狞。

“那就这样吧。”于半珊面无表情地说,“我还有事,先回家了。”

他转过身去,迅速地迈开步子走了。

看起来好像真的毫不留情。


但只有于半珊知道,哪怕再看到甄少祥的表情多一秒,他都会忍不住心软。

甄少祥没有追上来。


第二天,于半珊没敢再去打球。

但甄少祥还是在公司门口堵住了他。

“我们再怎么说也是老朋友吧?”甄少祥这次的笑容看起来自然多了,...

【香芋】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虐(中)

【不要脸地安利自己的文】目录请戳


之前写过一个虐 很多人问我有没有后续

有的 是真的有 当时只是因为写到一半想睡觉了 

信我(⊙_⊙)

上文请戳


于半珊也没想到甄少祥竟然突然出现在这里。

当初甄少祥突然失去了联系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对方有不得已的苦衷。但他等不起了,父亲的重病,母亲的哀求,都让他心力交瘁。

在父母的要求下换掉了联系方式,回老家工作。起初刚回来的时候,还时不时和郝眉他们有联系,后来他爸看见他和帝都的人联络就一惊一乍连声质问,气得病发。

反反复复把父亲送进医院,于半珊捧着脸在床边守夜。窗外的小城在夜中陷入平静的黑暗,完全不同于帝都的灯红酒绿夜夜...

【完结】放学路上

(十九)

于半珊不知道在自己想什么,鬼使神差地就上了车。

想过千千万万遍重逢的场景,如今却连一句好久不见都说不出口。

甄少祥显然也是有些紧张,手指紧紧抓住方向盘。

“你果然还是上了A大。”听于半珊报了地址后他这样说,也无法辨明其中意味。

于半珊僵硬地坐在副驾驶,半晌才想起系上安全带。

甄少祥看了他一会儿,才开始行驶出去。


车内的冷气开得很足,似乎还有些过头。

“要不听听歌吧。”甄少祥说。

于半珊还没说话,音乐就响起来,声音温和的男人缓缓吟唱着。

“时常会想起,那年斑驳的课桌。

发呆时总望着你的轮廓。

你也许不知道,那时小小的我,

年少的秘密藏在心中的角...

【香芋】放学路上(十八)

(十八)

由春入夏,帝都渐渐变得炎热起来。

但于半珊还得规规矩矩穿着正装打着领带跟着肖奈去谈生意。

他不喜欢这种窒息感,却喜欢和兄弟一起打拼的感觉。

不知不觉,他就已经大四了,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成年人。高中校服已经躺在衣柜最底层,没人再因为他是个学生,年轻人就给予他优待和宽容。

但当被告知对方老板姓甄的时候,他的心还是咯噔了一下。

这种感觉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

他和甄少祥认识的时候,所谈的话题很少涉及到对方的老板爹。他告诉自己人生不可能这么巧,但一种无法消磨的预感已经让他开始不自觉地有所期盼了。

于半珊,你在期盼什么呢?

就算一切的一切真的有这么巧,甄少祥现在也应该在大洋彼岸本...

【香芋】放学路上(十七)

(十七)

走到大门口,甄少祥用手支撑着要被关上的门,盯了于半珊好一会儿。

“于半珊,临走前我能亲你一下吗。”

他破釜沉舟一般地开口,像是积攒了很久的力量,最终话说出来时还是没什么气势,反而听起来近乎恳求。

于半珊没有回答他,用力关上了门。

两人好像瞬间被分隔在了两个世界。一切刹那间变得安静极了。

于半珊靠在门板上滑落下去,用手撑着脸,却是连气也叹不出来。


年味还正浓厚,高三的学生就得顶着早晨凛冽的寒风去上课了。

于半珊解完一道题,状似不经意地抬了一下头,瞄到甄少祥的位置,还是空的。

自从开学以后,甄少祥就没有来过学校了。

学习的时候还好,于半珊总是很能尽快沉...

【香芋】放学路上(十三)

(十三)

   十一月快结束了。

    甄少祥他爸给找了中介,让他配合准备材料以备申请国外的学校。甄少祥的人生,好像本来从头到尾就是被规划好了的,他之前从来不反抗,也没有想过反抗。

    在遇到于半珊之前,他觉得反正家里有钱,他又没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就这样混吃等死,也挺好的。

但他的叛逆期竟然在成年的时候迟来了。当他爸正式跟他提起出国的事时,他第一反应就是——于半珊怎么办?

毫无疑问,于半珊不可能和他一起出国,但即使他自己留在国内,也没办法和于半珊上一个大学。

该做怎...

「香芋」情人节那天下了一场雨

冤家路窄(推荐一下这首歌哈哈,剧不做评论,但是歌超级甜)

华灯初上。
于半珊在前方怒气冲冲地走着,甄少祥在后面慌慌张张地追。
快到自己家门口了,于半珊转过身恼怒地说:“叫你别跟着我了,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
甄少祥一脸委屈:“天都这么冷了,你还让去凉快的地方,能不能别这么狠心啊。”
于半珊又翻了个白眼,然而看着这个作死的大少爷因为太注重风度就穿着一件薄大衣,站在寒冬的冷风里瑟瑟发抖鼻头发红,他又有点于心不忍。
他们在一起的第二个情人节,本来甄少祥请他吃饭,他也高兴地答应了。结果半路杀出个真亿老总,甄少祥他爸,一脸傲慢加冷嘲热讽说于半珊好好一个男人干嘛要被另一个男人包养,还顺带着拐弯抹角把他爹妈也讽刺了一顿...

1 / 4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