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莫 香芋 逐月 异坤 杰芙
可以夸夸我吗 求求了

【杰芙】词不达意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极度OOC 勿上升

BE 慎入


(1)

陆定昊躺在床上,发了一堆自拍给林超泽,问哪一张照片最好看。

林超泽回了个不耐烦的表情,说你发的自拍几乎占了我微信一半的内存你知道吗?

陆定昊说我这么帅气可爱的脸躺在你的微信里,是你的荣幸。

林超泽说你给我去死。


吵嘴归吵嘴,林超泽最后还是很认真地帮他选了自己认为最好看的几张,然后让陆定昊早点睡,不然就祝他闭口永远好不了。

陆定昊说你祝福我之前先去医院整个牙。

林超泽很生气地下线了。


陆定昊发去一个自己卖萌的表情包形式性地哄对方一下,看到微博下面有人说小芙Jeffrey关注了你的ins,快去回关啊。

Jeffrey关注了自己?是什么意思?

想了想,或许对方只是想着毕竟共事过。就像中学生去参见夏令营,总是会合同学互相交换联系方式的。大家临走的时候挥手说以后常联系,但往往都沦为了朋友圈里只是互相点赞的关系。


陆定昊的思维总是很习惯飘太远。他翻完董又霖的ins照片,揣测他发每一张照片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想矜持一点过几天再回fo,但又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时钟在滴答滴答地走,机械的声音填满整个房间。巨大的阴影盖在天花板,像巨大的黑白泡沫。陆定昊闭上眼睛,场景是那天他贴在董又霖的胸口,董又霖的手掌温热地抱着他的头,心跳对比起自己的失序,显得如此安稳有力。


陆定昊总是没办法确定,自己到底有没有引起过董又霖的注意。

那一刻他以为董又霖是喜欢自己的,但又想起自己这样的人,夸张到可以把对方一句“下次联系”解读为“一起去北欧看极光。”

平时自恋得又多坦荡,在董又霖这个问题上就有多没底气。

忐忐忑忑踌躇不前,因为……

太没自信。


董又霖这个人,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练习生里钱多的一大堆,董又霖是钱多到花不完。初步了解他的时候,觉得这人呆呆萌萌一副很好欺负的样子,后来陆定昊望着他久了,只觉得他对谁都是可有可无的疏离。


陆定昊有主动出击过,比如在节目里CUE董又霖的大房子,主动跑到《爱你》那一组,勾肩搭背试图以肢体接触来减少一点距离。

陆定昊挠过董又霖的下巴,揽过他的肩膀,牵过他的手,听过他的心跳。

陆定昊还是觉得董又霖离自己很远。


男生与男生之间,勾肩搭背亲密一点似乎也是很正常的事。像乐华的那几只小学鸡,谁的大腿都可以拿来当做枕头躺。陆定昊在接近董又霖的时候,心中是踌躇万分的小心翼翼,却又不得不强颜欢笑装作若无其事坦然的模样。


陆定昊想,如果董又霖再给出一点更加确定的回应,他就逼自己拿出孤注一掷的勇气。

但那次听心跳以后,董又霖再也没有做出任何一点特别的举动。

陆定昊上扬着尾音和他打招呼,在决赛时破釜沉舟冲进他的怀抱,董又霖不拒绝也不主动,嘴角上扬的弧度和面对其他人时没有任何不同。

陆定昊尝试自欺欺人一下,觉得自己也许是特别的那个,但一点证据都没有。


也许在ins上第一个关注自己,就是陆定昊可以利用的证据。

手机上还是董又霖的照片,陆定昊没有锁屏,手机屏幕贴着胸口,心跳回到他们排练《爱你》时,董又霖用那双无辜又清澈的眼睛坦荡地直视自己,唱“我闭上眼睛,贴着你心跳呼吸”的那一刻。


不管了。

陆定昊本来就不是一个很有耐心的人,此刻的忍耐更是节节告退。

点击“关注”这个键都不用一秒。


闭着眼睛发过去一句“hello”,对方也迟迟没回应。

半夜时分,正常人都应该坠入好梦。

陆定昊突然有点羡慕起董又霖这个害别人失眠却能安稳入睡的人。


发送完和林超泽选了很久的照片以后,陆定昊才又甩开手机。

床垫突然变得不够柔软,不管用哪个姿势入睡,心脏都像被压制了一样缺氧。陆定昊捂着脸坐起来,想到明天早起的黑眼圈,又想到别的,戴上耳机开始听他们合唱的那首《爱你》。


当时林彦俊质问陆定昊为什么来vocal组,陆定昊其实是有一点心虚。

他能感觉到董又霖一直站在旁边默不作声看着自己,慌乱过后下意识逞强装作很志得意满的样子和林彦俊抬杠。

但最后董又霖突然说:“你唱给我听一下。”

陆定昊下意识地问:“哪个?”

董又霖看着他,笑得腼腆又有一点小心机。

陆定昊看到董又霖两颊浮现的酒窝,像是让人想啃上一口的奶油泡芙,听到董又霖在下一秒开口,说:“爱你”。

虽然知道那只是他们要合唱的歌的名字,陆定昊还是没出息地脸红了。

林彦俊站在旁边,看着陆定昊的眼神非常意味深长。


陆定昊觉得自己这个人,其实一直是不太能隐藏得住自己的情绪。是爱是恨,周围的人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但董又霖偏偏总是看不出来。

也可能,他是装作看不出来。


(2)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果然已经很晚了,陆定昊坐在学校寝室的床上发呆,拿回手机,微信已经炸掉,一看竟然全都是催他快去上毛概课的。

陆定昊这才想起来,比赛已经结束好几天了,他仿佛又回到了一个普通大学生的生活轨道。

他和董又霖一起走过的几个月,也已经结束了。这样想起来,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仿佛他进入大厂,没日没夜的训练,反复被挫败的自信心,在楼梯口初见董又霖时的微笑,后来自己和董又霖混杂在一起的心跳,以及决赛结束的时候董又霖和他合完影以后说的那句再见,都只是一场梦。



但下午热搜上挂着的“陆定昊 毛概”五个字,又提醒了他,他红了,他在大厂呆的四个月,是真实存在的。

这样想起来,陆定昊觉得就算毛概再次挂掉,也蛮划算的。

老实讲,他已经开始等待毕业清考了。


超级星饭团还提醒董又霖上线了。

陆定昊一个手抖又发出去一条微博,发完以后开始后悔,对自己发出去的照片挑剔到有些吹毛求疵。


关于他的热搜在一个下午蹿到了第一,陆定昊想为什么董又霖还没有关注自己,是不是因为公司不允许。

或者,他会不会看到自己这么学渣,觉得很好笑啊?


(3)

决赛以后的董又霖接二连三好几个通告,陆定昊在教务处自习室两头跑,挽救自己挂好几科的危机。

小号已经把董又霖设置为特别关注,提醒音响起来,陆定昊打开手机,看到董又霖后援会声明说ins上的账号不是本人。

毛概课本还翻着,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没背进去几条。

陆定昊毛概又挂掉是全国人民都已经知道的笑话。

陆定昊因为一个假的账户关注了自己辗转反侧失眠一整夜,是只有他自己才知道的笑话。


(4)

陆定昊知道自己,忘性总是很大。

从小数学公式就不太记得住,因为考试拿低分被老爸拿着藤条追着打,声泪俱下发誓要好好学习,过几天又欢快地坐在教室后排磕瓜子梦周公。

因为嘴贱和朋友吵过很多次架,过几天又挽着对方的手臂开始撒娇。

后来喜欢上一个可望不可即的人,只要对方落下一颗糖,陆定昊就会瞬间忘掉所有为他湿润过的眼角,淋湿过的心脏。

即使到后来发现,那颗糖都不是打算给自己。


(5)

陆定昊很沮丧,每天刷着微博和ins,也不知道自己还在期待着什么。

其实他不怎么喜欢用ins,因为翻墙很麻烦。但是他想董又霖这样比较国际化的人,应该是不怎么习惯用微博。

他也没有勇气去说Jeffrey你来和我互关吧。


决赛过后他把和董又霖的合照发在第一张,文字内容删删减减,想要再艾特他,光明正大地说一些什么,这样他也会迫于情面做一些客套的回应。

但这样未免太过于卑微了。


陆定昊没意识到,就算他最后没有艾特董又霖,也依然在卑微着。

他哪里像是什么小太阳,不过是阳光下的一粒尘埃罢了。那粒尘埃见过悬崖上盛开的花,在与他擦肩的那一秒钟里惊艳,但下一秒就被风吹走。

他们谁也不知道以后是否能找得到对方。

但陆定昊知道他们谁也不应该关心这个问题。


手机里的微信,董又霖的名字已经躺在了很久远的底端。

那时陆定昊依然自来熟地发过去一个表情包搭讪,对方过了很久才例行回复,说自己其实不太习惯用这个软件。


陆定昊知道董又霖是不爱撒谎的。他说出来的话,都是他心里所想的话。董又霖不用像陆定昊那样,不管是沮丧还是悲伤,都要努力找到镜头强颜欢笑装作自己很有趣。董又霖从来不需要讨好任何人,只愿意忠实于自己。


而那次听心跳事件,陆定昊对此解释是,自己就像一只往董又霖怀里蹿的猫。

董又霖正巧路过,觉得这只猫很可爱,摸摸他的头,然后继续往前走。

董又霖或许会隐约记得他曾在某年某日的一条街道上摸过一只猫的头,但这件事就像陆定昊泡面的时候不小心把没拆开的调味包扔进垃圾桶那样不值一提。

再过一段时间,董又霖会连他在街道上遇见一只猫的事情,都不记得。


那那只猫会记得吗?

陆定昊也不确定。

毕竟猫的一生,比人的一生要短太多。

董又霖背着行囊走过了全世界,但那只猫所见的世界,可能仅仅是那一条街道而已。


(6)

董又霖的INS关注了王子异。

没再关注别人了。


陆定昊想起网上流传的那个“百里挑异”的梗。

蔡徐坤在九十九个人里第一个选择了王子异。

董又霖在九十九个练习生里面只关注了王子异。

但陆定昊又何尝不是在这九十九个人里面只听过董又霖的心跳。


董又霖关注了王子异的INS,在直播里做王子异那如病毒一般迅速传播的手势,在决赛的那天冲下去哭着抱王子异,还说王子异是他见过反差最大的人,是他最想选择的室友。


离开的那天,陆定昊看到王子异和董又霖拥抱挥手告别,他站在董又霖的背后,觉得自己好像连流泪的资格都没有。


陆定昊是真的为董又霖流过一次泪。


那次听心跳的事件被播放出去,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陆定昊和董又霖的CP开始崛起,但很快后期人员就被叫去挨了一顿骂,从此他俩的互动镜头就变得很少很少。


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CP红利往往肥水不流外人田。香蕉这么多人,没有他陆定昊和公司外的人炒CP的道理。


从那以后董又霖就变得对自己很冷淡。


但仔细想想,也许他对自己从来都是如此友善又冷淡,可有可无,可远可近。只是当陆定昊对董又霖开始怀有更侥幸的期待,他才发现从云端突然跌落到地面是有多痛。


唱《戒烟》的时候,全体练习生都发愁说自己没有这种感情经历,唱不出来。

陆定昊最会给自己加戏,脑补了一出《哑巴新娘》之类的,唱得声嘶力竭又做作,直接被群嘲。

后来他认真了,他说:“或许在几十年以后的婚礼上,他才会对他说一句,我当初喜欢过你。”

但是前情铺垫太多,已经没有人愿意听那个平时就没羞没臊脑洞超大的陆小芙在说什么。


陆定昊只是想到游戏环节,王子异揽着董又霖坐在观众席看比赛,董又霖穿着胖胖的充气服和王子异眉开眼笑。

陆定昊直直地看着他们,若无其事地喊了一句:“子异你漏气了!”

王子异惊觉低头,全场哄堂大笑,董又霖也笑得很开心。

陆定昊低着头,也露出了一贯标准的笑容。

这样看起来,也没人发现他和周遭的欢乐格格不入。


如果确实没资格,那就甘愿认输,再微笑祝福。


那天《戒烟》的舞台,陆定昊又唱起他的三年零一个礼拜,想起自己编造的关于戒烟的故事里,自己西装革履坐在台下,笑容得体地望着台上依旧笑得无辜又纯情的新郎董又霖。


他不知道站在新郎旁边的会是谁,但反正不会是自己。


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否还有机会对董又霖说出那句话。

沉浸在故事里入了戏的陆定昊,脸颊突然湿润。


(7)

陆定昊不会抽烟。

但唱过那首歌,流过那次泪,陆定昊开始明白那种感觉。

董又霖依然没有关注自己,也没有再私下发来一条信息。


微博里爆炸一般的信息提醒让陆定昊知道大厂里的一切都不是一场梦。

那么董又霖也肯定不是。


他也没有机会去参加他的婚礼吧。陆定昊想。

或许也永远没有那个机会说一句:“我喜欢过你啊。”


但他会去努力赚钱买一套大房子。

如果那个时候董又霖还没有搬家的话。

(完)




评论(65)
热度(788)
  1. RALXs少女病阿姨 转载了此文字

© 少女病阿姨 | Powered by LOFTER